第三百零八章:流痕的字跡!?

推薦閱讀:女帝直播攻略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極品小農場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女生極品小神醫奧特曼戰記萬古帝尊修真聊天群

一秒記住【新♀全♂本÷小→說♀網 www.qvujus.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三百零八章:流痕的字跡!?

    隨著光線進入,約快四百的臺階設置了五道的石門,每進入一道石門,溫度便下降不少。

    直到緩慢的走完,盡頭又是一道石門,隨著她腳步的停下,轟隆一聲,石門打開,一陣刺骨的寒意襲來,鏡司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燈光下看著眼前冒著寒氣的漆黑石室,感覺渾身都似是被冰透了般。撫著小腹手腕一動自別墅中移除件狐皮披風披上,抬腳進入。

    隨著進入熟悉的轟隆聲起,石門一道道關起。

    聲落鏡司憐已是小范圍的檢查了此間石室,石室面積頗大,腳底是厚厚的一層極品寒玉石,雖是極品寒玉不假但上方卻是布滿了怪異痕跡,顯得傷痕累累。

    不過想是因為寒玉石的關系,石室內雖寒意滲人,卻沒有那種陰森的潮濕感。

    向前走動近百米的距離方隱隱見到石壁……該說,亦是寒玉石砌成的石壁?且石壁上……

    腦內那稚嫩的聲音再次響起。

    “娘親……爹爹……”

    鏡司憐,“……”

    隨著指尖上霧氣牽引,手緩緩撫上墻壁,指尖觸碰到深深的刻痕痕跡,一怔。

    燈光聚集在指尖前,看著墻壁上一道道暗紅,似是以著傷痕累累的手指深深刻進墻壁的字跡刻痕,瞳孔一陣收縮。

    撫著墻壁的指微顫,焦急翻出強光手電照亮幾米范圍內的墻壁。

    幾米之高的寒玉石壁上密密麻麻布滿了痕跡,有劍痕有似是已石頭之類的鈍器所刻,更多的那些暗紅的都似是已手指深深挖出的痕跡。

    光線所照射到的墻壁范圍內皆是,布滿石壁。看似年代久遠有的甚至像是剛刻上一般。有深有淺,凌亂中又似帶著小心謹慎與珍重。而每段刻痕組織起來都是一連串的兩字……憐兒……

    “娘親……爹爹……”

    鏡司憐,“……”

    她知道,這字跡她再熟悉不過,更不會認錯,這是……流痕的字跡?

    百里鏡司以前在她面前隱瞞流痕這一身份,許久未曾用過這字跡。后來身份揭穿,許是怕她多想,許是因為別的,從未再用在她面前過為流痕時慣用的字跡。

    可是現在……她不懂。

    她確定這里是她的空間內,可她空間內的石室內,為何會有流痕的字跡?又為何會以這種方式刻在墻壁上?又為何……是她的名字?

    轉動手電光線,她轉身,隨即整個人愣住,不敢置信的上前一步步的緊盯這墻壁撫著石壁挪動。半個時辰后,她靠著石壁唇微顫。

    全是……整座石室四面墻壁上皆是如此的刻痕,許多甚至是刻痕摞上刻痕,想來是一遍又一遍的不停的寫著……

    視線觸及到腳前,神色一動,她扶著石壁緩緩蹲下,摩挲著痕跡見果真有幾處所刻下的是不同字。

    燈光湊近,小心辨別著字跡,隨即身子猛地一僵……

    良久,看著向內延伸的刻痕痕跡,緩慢抬步,仔細辨別,隨著痕跡一步步的向前,直到見有些許怪異的圖案混入了刻痕內。

    她皺眉直接取出十幾個強光手電沿著那怪異的圖案周圍慢慢擺放,擺放好后方發現,這圖形似是個五角的陣法圖案。陣法設于石室中心處,以中心為陣眼,向外延伸將近五十米的范圍。

    鏡司憐小心蹲下身子,看了下陣法一角,手試著摩挲幾下刻痕,眸色動下,起身抬步順著陣法紋路走進幾米,又是熟悉的轟隆聲巨響,腳底一陣晃動。五角形狀的陣法中心玉石向著幾角散開,寒意從腳底蔓延,黑漆漆的中心處緩緩升起一寒氣四溢物體。

    鏡司憐看著那寒氣逼人的物體緩緩升起,眼緩緩睜大。

    竟然是一以極其罕見的淡紫色寒玉石所雕的……棺木?

    此棺木明顯比普通的棺木巨大,似是普通棺木的兩倍有余。玉石棺通體以淡紫的寒玉所雕,花紋復雜優美,從棺身延伸至底部,正好與地面陣法內復雜的刻痕銜接上。

    緩慢上前,看著棺木許久,抬掌運氣推開。

    森森寒氣撲面,鏡司憐側臉閉了下眼,適應了寒氣后,睜眼轉臉。

    除了隱隱泛起的白色寒氣,棺內空無一物。

    只是棺木蓋內側,一朵朵雕的精致的淡紫色桔梗與太陽花相交融……

    腦內猛地一陣劇痛,似要炸開一般,一段段模糊不清的畫面閃過腦海,她咬唇……

    “為什么……”

    這里……這里像是很熟悉……她曾被困在這里過?

    她被困在這里,怎樣也出不去。那種記憶像被刻在靈魂上般……她聽到有人一直在低低的呼喚她,似呢喃又似是低語。

    可她認不出他是誰……不,那時她連自已是誰都不知道?猛地想到石壁上那些字跡,她瞳孔忍不住收縮……

    轟隆聲聲巨響,石室內猛地一陣晃動,鏡司憐晃神間毫無防備的因這一晃倒向了面前紫玉棺木。額角正正撞上棺木檐口,頓時血液溢出,鮮血隨著棺面花紋快速流下……

    鏡司憐因這一撞,幾乎是暈厥了下,忍著各種疼痛在搖晃中好容易穩住身形,捂著流血的額角靠著棺木剛直起些身子便見眼前血液劃過的棺木紋路泛起了淡淡的紫光,這紫光像是一點引子一般,緩緩蔓延至整個棺木,隨著棺木漸漸點亮陣法五角……

    “唔……”整個陣法被點亮的瞬間,似是有萬千之聲,萬千畫面撞進鏡司憐耳內,腦內。

    溫馨的,甜蜜的,悲慘的,痛苦的各種情緒各種畫面襲進她腦海。歡笑聲,尖叫聲,求救聲,謾罵聲,詛咒聲,風聲樹聲甚至蟲鳴鳥叫瘋狂涌進她耳內,噪雜不止……

    鏡司憐只覺得像是要被拉入地獄的深淵一般,漸漸的失去了知覺……

    京城郊外。

    姑蘇晨宇自出了攝政王府后,便沿路跟蹤那‘鬼’。直至見她進入城外密林,與幾黑衣人接頭之后離開。

    噙著絲笑揮手命幾暗影跟著分開的幾黑衣人離開,這后便是原路跟隨者那‘鬼’回了城中。

    已是一天一夜快過去,天眼見已泛白,剛翻身進攝政王府后門便是見幾熟悉的身影,視線刷的定格在其中一道上,姑蘇晨宇那個激動!

    “師兄你可終于回來了……”激動的撲過去,久別重逢的抱抱尚未送出被飛來一拳阻止。

    謝玖夜握著尚未收回的拳頭急急問道,“陛下在哪?”

    姑蘇晨宇捂著頭,委屈兮兮的噘嘴,“天還沒亮呢,她還能在哪?寢室休……”

    話沒落,便被‘轟隆’一聲的巨響聲打斷。

    后門處幾人皆是反射性的護住身體。姑蘇晨宇原想護住謝玖夜卻是被他先一步的擋在身前,聽他急吼道,“陛下可是住在攝政王的院落寢室?”

    姑蘇晨宇一楞,立時看向此時冒著火光黑煙的位置,臉色巨變,“糟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本站推薦:龍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財運天降花嬌好想住你隔壁特種奶爸俏老婆妖夏總裁爹地,媽咪9塊9!暖婚33天隨身系統:暴君,娶我
乐透型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