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0章 書生

推薦閱讀:我的千年女鬼未婚妻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動力王朝復活之戰斗在第三帝國邪性鬼夫,夜夜撩苗疆蠱事Ⅱ犯罪直覺:神探少女鬼妻壓床:極品女鬼未婚妻

一秒記住【新♀全♂本÷小→說♀網 www.qvujus.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盔天候站在高處,俯視著方辰,心中微微一驚,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此前在城池中,并沒有聽說過圣境中有這樣一人。

    他剛剛的攻擊,雖然很隨意,但蘊含的威力,也不是一般的圣境九階武者能夠抵擋的,可是方辰不但輕松抵擋住了他的攻擊,而且還借力打力,將牢籠轟碎,這份手段,足以讓他震驚。

    “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方辰直接無視盔天候,看著三只白猿,他們應該在生命禁區中才對啊。

    “兄弟,我們是奉了爺爺的命令,想要去死之涯幫你……”

    “哼,這個卑鄙無恥的家伙,誘騙我們三兄弟,將我們抓來此地。”

    “若不是擔憂你的安危,我們三兄弟怎么可能被這個家伙抓到。”

    三兄弟很憤怒,不過能夠聽得出來,他們很擔心方辰的安危,故而才會中計。

    “辛苦了。”

    方辰手指在他們身上點了幾下,頓時體內的禁錮被解除,三兄弟昂首挺胸,怒視著盔天候,說道:“老家伙,上次被你暗算,這一次我們好好算一下賬。”

    哼!

    盔天候冷哼一聲,盯著方辰。

    方辰揮手,示意三兄弟退后,“交給我吧,你們休息一下,看看熱鬧就行。”

    三兄弟還想說什么,但看到方辰那堅毅的眼神,還是放棄了。

    “小心一點,這家伙有點邪門。”三兄弟叮囑道。

    “你找死。”盔天候見狀,怒吼一聲,猛地一掌拍下,浩瀚的力量,覆蓋在掌印之上,摧枯拉朽般的轟擊在方辰的身上。

    咔嚓!

    然而,灰塵散盡之后,眾人驚駭的發現,方辰一動不動,衣衫都沒有破裂,在他的皮膚表層,有一層金色的光暈,輕松的抵擋住了盔天候的進攻。

    “嗯?”

    盔天候見狀,臉色大變,想要抽開手掌,但為時已晚。

    “想走?”

    方辰冷笑,拿出了利劍,施展出了終極劍術。

    咻!

    一劍出,天地驚。

    終極劍術威力超群,再加上方辰那圣境第十階的恐怖戰斗力,盔天候縱然再強,也無一戰之力。

    幾乎就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盔天候被方辰一劍刺中,發出了凄慘的叫聲。

    轟!

    盔天候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他口吐鮮血,臉色蒼白,眼眸中浮現出了一抹恐懼。

    “你到底是誰?”

    盔天候驚恐的問道,此人的戰斗力實在太強了,完全碾壓他。

    “好強。”

    白猿三兄弟愕然,旋即苦笑,剛剛他們還叮囑方辰要小心,誰能知道,他的戰斗力,已經強悍到了這種地步,簡直令人驚顫。

    “這家伙,真變態。”

    當初在生命禁區中,三兄弟與方辰一起修煉的時候,就已經知曉了他的變態,但沒想到,一別數百年,他已經成長到了這等程度,恐怕爺爺都未必是他的對手了吧?

    能夠輕松碾壓盔天候這等圣境九階的強者,放眼本源界,除非混沌至尊出手,否則的話,無人能敵。

    圍觀之人,也是充滿了震驚,紛紛猜測方辰的身份。

    嘩啦!

    盔天候自知不敵,直接逃竄,但他如何能逃出方辰的手掌心。

    只見的,方辰朝著虛空,劈出一劍,劍光瞬間貫穿天地,劈在了盔天候的身上,頓時將后者劈飛。

    “兄弟,手下留情。”

    突然間,白猿三兄弟叫了起來。

    方辰疑惑,這時白猿三兄弟說出了他們的訴求,“這個老家伙喜歡收集妖寵,而且還展示給世人看,那我們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他當成妖寵,然后關在籠子里,讓眾人觀看,如何?”

    “好,交給你們。”

    方辰屈指一彈,一道璀璨光芒,鉆入盔天候體內,后者慘叫,瞬間失去了戰斗力。

    隨后,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白猿三兄弟扔到了籠子里,拴上了鐵鏈,成為了妖寵。

    “你們……”盔天候憤怒嘶吼,但是他的修為被方辰廢掉,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他感覺到了無盡羞辱。

    廣場上的眾人,木訥在當場,那可是盔天候啊,剛剛還不可一世,如今卻被人關在了籠子里,這也太夸張了吧?

    很快,整個城池,所有人都知曉了盔天候的處境,很多人幸災樂禍,這個該死的魔頭,終于伏法了。

    然而。

    三日后,有一人來到廣場上,直面方辰。

    “兄臺,盔天候在怎么說,也是圣境九階的強者,你這樣做,有些過分了。”此人眉清目秀,仿佛一介書生般,但給方辰的感覺,卻是充滿了殺伐氣息,此人不簡單。

    “他將我們當做妖寵,展示給世人的時候,你為何不出面?”白猿三兄弟冷冷道:“現在,他被我們反制,你卻假惺惺的出面?”

    書生蹙眉,“兄臺,盔天候與我有些交情,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他?”

    “你算什么東西,憑什么?”白猿三兄弟很惱火,他們無比痛恨盔天候,此人為盔天候求情,那就是同黨。

    書生從懷中掏出了一個令牌,閃爍著潔白的光芒。

    “嗯?”

    看到令牌的剎那,方辰愣了一下,旋即問道:“這個令牌,從何而來?”

    “放了盔天候,我可以將令牌給你,并且將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書生微笑說道。

    方辰點頭,示意白猿三兄弟放掉盔天候,盡管他們三人不愿意,但還是放了。

    砰!

    盔天候被一腳踹到了書生面前,后者信守承諾,將令牌扔給了方辰,而后道:“這個令牌,來自大雪山。”

    說完,他便帶著盔天候離開了。

    臨走之前,留下了一句狠話。

    “任何人都要為自己的沖動,付出代價的。”

    虛空中,回蕩著這句充滿殺意的話。

    “兄弟?”白猿三兄弟不解,疑惑問道。

    方辰漆黑的眸子,眺望著遠方,內心復雜。

    大雪山?這是什么地方?

    書生跟盔天候,都是來自大雪山嗎?

    為何書生會帶著這塊令牌來找自己,難道他發現了自己的身份嗎?

    或者說,他背后的勢力,發現了自己的身份?

    想到這里,方辰的臉色,逐漸凝重起來,若真如自己猜測的那樣的話,那么,迎接自己的,將會是最大的災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本站推薦:販妖記鬼來詭往末世縱橫之桃色悍女非正常人類異聞錄絕美冥妻青烏之拘魂御鬼少女東北驚奇先生我和千年女尸有個約會術醫鬼咒
乐透型25选5开奖结果